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无奈的一夜
无奈的一夜

无奈的一夜



2010年。SB会。上海SB会。上海世界博览会。

还没放暑假之前,我和若若说,我们去上海玩吧。然后,我和若若分别得到家人的同意,当然只是说和男(女)同学出去玩啦。(现在想想,突然觉得我们是邪恶的一对)而在去上海之前,我发现了一个对于男生来说可能是个比较严肃的问题。我发现若若没有那一层膜。某天晚上,我在抚摸若若的小妹妹,比较无赖的伸进了若若的小穴里。结果,我把中指全部伸进去了,没有遇到任何阻挡。那个时候,我突然觉得若若可能在骗我,我不是接受不了不是处女的事实,只是接受不了她骗我。高中的时候,我就被两个女生问过这个问题,没有处女膜怎么办?男生很在乎吗?那天晚上有那么十几分钟,我真的有点懵,心里有些痛苦,总觉得,原来被骗了啊,若若是个老手啊,我才是个纯情小处男。但是,作为一个小色狼最基本的心理素质,我还是有的。我少许镇定了下,我跟若若说,若若,你刚才真的好湿呀。若若不搭话,不看我。我刮了下她的鼻子继续说道,你个小湿女。若若白了我一眼,说,你还是小硬男呢。我笑嘻嘻的说,我这个纯情小处男就栽在你手上了。若若很害羞的说了一句,我还是纯情小处女呢。虽然灯光灰暗,看不清楚若若的眼神,但是语气里毫无做作,这让我的心里平静了不少。于是,我有些结巴地说,若若,你,你没那个处女膜。若若的反应没有想象的那么强烈,只是有些激动地说,不知道。话题打开了,我就淡定了不少,继续问,若若好好想想,有没有被人欺负,或者自己不小心弄破了。若若说,没有。这个时候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,就陪着若若回宿舍了。但是我的确总是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好久。这件事情到很久之后,我才有了大概而模糊的答案,非常简单的解释。但是,我确实要说,若若是处。

因为,去了上海。放暑假之后,我和若若就商量去上海的事宜。因为是早上的飞机,所以决定到机场大巴边上的酒店去住。前一天晚上,我们就到了下榻的酒店。有点高档了,四星级的。单人标准间400元一晚。但是有些激动,第一次“开房”!房间非常不错。一进门,放下行李。我就扑到了床上。我觉得不能把若若扑到床上,显得太心急可能会让若若感到反感。(不要认为我是老手,我不相信男同胞们不会预先幻想下要如何如何做吗?)结果若若果真学我,也扑到了床上来。羊入虎口,我要吃啊!我一个翻身把若若压下身下,若若反抗了下,说,你要干嘛。(好经典的桥段)我笑眯眯,好吧,色咪咪地说,若若,我想咬胸胸。若若很害羞,说,不要啊。我不等若若继续反抗,就把手放在若若的胸胸上揉了起来。若若哼哼了一下,就没了反应。我慢慢把左手伸进若若的衣服里,隔着若若的小吊带背心,揉了起来。若若的胸是B-cup的,很柔很有弹性。说实话,真没清楚的看过,而若若很白嫩的。一旦男女在床上了这种事很难停下来,因为男的停不下来。我在若若耳边说,我把你上衣掀开了。若若点点头,嗯了一声。我把若若的外衣和吊带都往上卷,露出了若若肉色的内衣。(大部分大一女生不懂得挑选性感点的内衣)就如学长说,女生到大二就学会化妆了,立马变得不一样。若若的胸部很白,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一定比AV上的大多女性来的诱人。我把手伸到若若的背后,很熟练地解开了内衣的扣子。我用脸拱了拱若若的文胸,把内衣硬生生地拱了上去,弹弹的胸部就暴露了出来。若若立马想用手把胸捂住,可惜晚了。我用嘴含住了若若的一颗小樱桃(注意是小樱桃,不要说是很大),用舌头不断的挑拨着。若若不自觉的身体反应显得有些强烈,嘴里一直断断续续的嗯啊着,但是被我抓住的两只手还是要挣扎。若若她太害羞了,暴露在强烈的灯光下。我用左手把若若的两只手压在床上,抽出右手揉着另一半乳房,并不时用指尖挑逗乳头。我觉得,我极像一个AV男。多年看片保留下的实力终于展现了冰山一角。渐渐地,若若也不反抗了,我还在不断用嘴和手挑逗若若的嫩乳。结果我没发现一个更让我痴迷的东西,若若的乳香。(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生都有,但是若若的胸部确实很香,当然不是香水)我到很久之后才发现的。大概有十几分钟吧,我才停止了作业。当然,若若的小樱桃变得很硬,站立着。像我这种看A片多的纯情小处男,都认为是女人的发情的标志了。其实,这个时候的女人还是很清醒的。我说,若若,我想给你口交。在学校里我是主动要给若若口交,但是,因为麻烦,没有成功过。若若立马反对了。说害羞。我说,没事。结果若若很爽快的答应了,就是因为如此,以后每次劝若若,我总是说没事没事的,效果不好。根据A片的知识,我勤快的把若若脱光,我也穿着小内裤就上阵了。我把若若的玉腿分开,我保证,若若胸和腿让我这个阅女不多的人看来,也认为是极品中的极品。若若的腿型非常漂亮。但是,当我看到若若的小妹妹时(继续卖萌),有些不习惯,看多了AV里的白虎,嫩穴,对若若这个有点黑的小阴唇我有些不喜欢。到今天我才发现是才疏学浅啊,我不识货啊。并不是当初我安慰自己的那样,有点女人天生阴唇就是黑色的,而是,那是传说中的黑蝴蝶B啊!惭愧了。我就开始学着AV,舔着若若的小妹妹。若若的下体味道有一种淡淡的骚香味,不刺鼻,却很迷人。我试着把若若的阴蒂翻出来,但是很小,我用手指轻轻拨动,若若马上颤抖了下,说,不要啊。我没有回答,直接用舌头舔了过去。若若情不自禁地叫了两声,啊……啊,嗯。若若的叫声就是动力,我舔地更起劲了,并把手指伸进了若若的小穴,慢慢地抽动。若若开始叫道,不要啊,啊,好痒,不要。若若的声音越来越小,我抬头一看,发现若若把脸埋进了枕头里。如此,我也忍不住了,我对若若说,若若,我想要小弟弟进小妹妹里。若若睁开眼看着我,没有说话。我说,没事,让我试试。若若点了点头,就算答应了。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做好的充分的准备,以为这是我的初夜,结果,没经验就是没经验。若若一副任尔实为的样子,让我难以忍受,我学着AV上,那种把龟头蹭着小妹妹的样子,蹭了几下,用手分开了小阴唇,我把小弟弟往里挤。三个字,进不去!若若已经说不出话了,而我也试了三四次。就像后来马诺(非诚勿扰的那个拜金女)说的,她的第一个初夜大部分时间在帮她男友找那个洞。当然,若若是个乖宝宝,已经没有力气再和我说话了,我趴在若若身上,对若若说,怎么办,若若的小妹妹太小了,小弟弟进不去,以后怎么办。若若不冷不热地回答说,不知道。那一晚我当真是无奈了。最后抱着光光的若若,窝在被窝里看电视了。一晚的柳下惠?!这他妈的不是初夜啊。为了这件事,我真心很苦恼。

字数:2591
【完】